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痴恋的纠缠
               痴恋的纠缠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一个偏僻的小山村,人们一如既往的劳作,生活相对安逸,没什么特别。这 里山清水秀,随处可见参天古树,水清澈的一望到底,小鱼在里面自由的游来游 去,抬头望去,浑厚的蓝天深不可测。木年木月木日,一个小孩悄然诞生了,这 个孩子就是我,我家在村子里还算是富裕的,父亲在村里唯一的信用社工作,母 亲在家闲着。我小的时候长的像女孩子,很可爱。于是村里的女孩子都很爱和我 玩。上学了,我认识了村里最漂亮的女孩子君,我坐在君后面,君的一头长发总 是落在我的课桌上,我总爱把玩君的头发,这样总是惹君不高兴,每天都不理我。 
  后来由于父亲单位解散,我们家搬到了城里,我和君分开了,走的时候,我 把我最心爱的铅笔盒留给了君,君没说话。到了城里,我读初中的时候,没想到 君就坐在我前面,君还是在用我送她的铅笔盒,虽然有些陈旧,但看上去没有一 点伤痕,君保护的很好。我还是很调皮的在君后面搞鬼,君还是很讨厌我。上高 中,君考上重点班,我们分开了。
 
  我的学习成绩很差,考入了一所不入流的学校,每天学习也很少,无所事事。 
  上大学谈恋爱是少不了,我喜欢上一个女孩子,很瘦,那种骨干美很是诱惑, 个头有不算低,身材很好,尤其喜欢搂她的小蛮腰,很享受那种完全拥有的感觉。 
  女孩的第一次竟然是被我拿走的,不过我的第一次也给了女孩,我很不济, 第一次竟然插进去就射了,当时脑袋都懵了,女孩下体流了很多血。自从我们都 破处后,我像疯了似地,几乎每天在做爱,大约这样过了几个月,我整个人看上 去都没有血色,但我还是想和她做爱,那真是一种享受,像吸毒似的,我无法停 止。
 
  大学毕业,大家各奔东西,为了自己的前程,我去了A市。
 
  A市是一个繁华的大都市,由于父亲下岗原因,家庭并不宽裕,无奈之下, 我寻找合租,随便找了离公司近的地方安顿了下来。这里住着两户人家,一户是 单身男孩,一户是年轻的情侣,还有一个就是我了。第一次见到房子里唯一的女 人芳的时候,大概是在晚上,我正在屋子里穿了一个半裤,光着上身,上网,由 于天气闷热的缘故,我没关门,被芳撞了个正着,芳好像不介意我这样穿着,大 大方方的和我打招呼:「新来的?」我说:「嗯。」「我在这边住着,我叫芳, 有事说话。」芳的大眼睛深深的吸引了我,她个子高挑,皮肤很白,尤其是胸前 那一堆肉,都快让我窒息了!我每天除了单位的应酬,都按时回家,因为我喜欢 看见芳,尤其喜欢看她的胸,芳在家里总是穿家居服,低胸的那种,我直看得血 脉喷张。我发誓一定要得到芳。我休息,碰巧芳也在家休息,我试探着和芳瞎聊, 问这里附近的情况,芳很健谈,我们聊了一会,快中午了,芳说她老公中午不会 来,让我陪她买菜一块做饭,我当然是答应了。做饭的时候,我背对着芳,等芳 接近我的时候,我故意马上转身,和芳碰了个正着,面对面,很近,我看到芳脸 红了,马上就躲开了,没说话。吃晚饭的时候,我有故意碰到芳的胸,芳小怒了 一下,然后就没理我。后来一段时间,芳总是不和我说话……
 
  无奈之下,我决定在他们都不在家的时候,去芳屋里探索一番,大家都在门 上挂了一把小锁头,这是最简单的锁子,难不倒我,我用铁丝轻轻捅了几下,锁 就开了,芳家里很整洁,我看到芳的小内裤在椅子上挂着,还是半透明的那种, 哈哈,看来她也很骚嘛,只是为什么不理我,搞不懂。又看了看,芳竟然还有开 裆袜裤,哈哈,小贱人,你就装吧。一番探究下来,我决定再次大胆进攻,芳和 我单独在的时候,我故意穿了个小裤衩,由于下面比较大,所以很明显,芳装着 没看见,我趁她不注意的时候在客厅抱住了她:「我很喜欢你,想要你……」芳 果断的说:「你放开,不然我报警了!」口气不容置疑,我没敢进行下去,看来 她还是真的生气了,哼,小B,等着,老子一定要把你上了。
 
  芳的老公中午一般不回来,就她自己回来,我托一个哥们买了点安眠药,趁 她不在家的时候放在了芳的杯子里,静待效果,果然,芳一下午没出来,也没去 上班,晚上和她老公讲,不知为什么睡了一下午。哈哈,她那里知道是我干的好 事呢?又过了一段时间,我如法炮制,这次,等芳睡着了,我悄悄的潜进她的房 间,看芳睡的那么熟,我心狂跳不已,用我颤抖的双手撩开了芳的毯子,首先看 到芳只穿了一个小裤衩和胸罩,我嘴干不已,一嘴扎到芳的胸前,软软的,真是 一种享受,我迫不及待的脱了芳的裤衩和胸罩,一对大白兔一下就奔了出来,我 不禁羡慕芳的老公,真是艳福不浅。趴在芳的身上,手到处游走,嘴也不闲着, 我把我早已硬的像烧红的特大号鸡巴放在芳的胸中间,一下就被埋没了,哈哈, 我用力揉搓着芳的胸,芳似乎有了反应,哼了两声,我那管得了那么多,果断的 插入到芳的下体,「濨」的一声,连根吞没,芳的下体已经山水泛滥了,我狂插, 芳似乎有了感觉,不断的回应着,还断断续续哼哼唧唧的叫着,大约插了三十多 分,我没能忍住,拔出来射到芳的脸上,胸前,哈哈,得留个纪念,我拿起相机 拍了几张相片,然后又给芳的胸部和小妹妹拍了两个特写,以后打手枪也好有个 对象嘛。然后把一切都收拾好,我全身而退。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我以后就如法炮制,有一次正干得欢实,突然门外面传 来了开门声,我心里一惊,顿时性趣全无,小弟弟立马疲软了下来,我赶紧收拾 了一下,爬到床底下,等了一会,是隔壁的小伙子回来了,吓死我了,也没什么 兴致了,收拾收拾回了我的卧房。
 
  一个月后,公司给我升了职,心情特好,于是就又如法炮制芳,等我进入芳 的房间,撩开毯子,发现芳竟然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我性奋不已,立马提枪上 阵,细细的把芳的身体亲吻了一遍后,发现芳的下身早已泛滥不堪了,还流了出 来,「哈哈,小骚货,还着急了。」我自言自语。在我插进去的一瞬间,芳「啊」 
  的叫了一声,然后挣开了眼睛,我一惊吓,小弟弟立马软了下来,面对面, 我趴在她身上,无语……没想到她竟然搂着我的脖子,说:「给我。」我又惊又 喜,来了精神,重整旗鼓,用力的插了进去,足足插了40分钟,芳越来越疯狂, 我说我要射了,芳说就射到里面吧。听了这话,我马上就把持不住了,万子千孙 一拥而出,形成无数的激流,射向芳体内深处……事后,我问芳,为什么不抵触 我?
 
  芳说,其实她后来就发现我的方法了,因为她用另一个杯子喝水,总不会睡 过头,要是用我下药的那个杯子,有时候就会睡过头,后来故意下午不起床,结 果发现我在她身上做的事情,我说那你为什么当时不揭穿我,她说她很享受,不 愿意破坏这美好的性爱,让我想不到的是,芳说是我给了她第一次高潮,让她真 正知道什么叫做女人……从此,只要芳老公不在,我们就疯狂做爱,这里一再成 为我们的阵地。
 
  公司有一个科级干部竞选,我知道,这是钱的问题,由于没钱,但我又不能 眼睁睁的看着别人高就其位。于是我提了一些东西准备去领导家里谈谈,开门的 是一个女人,淡妆,不失妖艳,睡衣,不失风情,气质,又很雅致。我被她的这 种美深深的吸引,一时竟忘了我是来送礼的,「虎子!」她一口叫出了我的小名, 这个城市,怎么能有人知道我的小名呢?还是女人!「我是君啊!」「噢!」我 仔细看了半天,原来还真是君,君竟然是我领导的老婆,这小妮子,竟然嫁给一 个比她大十岁的男人,一切都好说了,既然是同学,我顺利的升职了。
 
  有一天君约我出去坐坐,当时因为公司的事情心烦,就出去了,君告诉我她 爱上她老公不是因为钱,而是因为报恩,君的父亲得了一场大病,家里债台高筑, 还是无法给父亲治病,后来是君老公出手帮忙,全家才得以转危为安,君才以身 相许,君说,老公总是很忙,也不常回来陪她。那天,我们各自讲述着自己的经 历,直到很晚,君的老公来接的她,我突然感到无比的失落……空虚充满了我的 身体,无限的长大,我躺在马路上,看着漆黑的天空,任凭车流在我身边呼啸而 过,一个女人硬是把我扶起来,我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很少醒脑,她把我拉进 她的车里,找了一个宾馆,我醒来,她依偎在我的怀里:「你醒啦。没事吧?昨 天喝那么多。」她像一个老朋友和我说话,没有一点尴尬,我说为什么管我?她 说你喝醉了,我说喝醉的人多了,为什么偏偏管我?她说她看我是个有故事的人, 从我和君喝酒她就一直看着。
 
  后来得知,她叫雅,属于富二代,雅毕业于某知名大学,现在在帮父亲打理 公司,雅刚和男友分手,自己一个人就去了酒吧,碰上了我。雅让我给她讲我的 故事,我一直没答应,后来我经常和雅一起厮混,雅不是随便的人,她和我上床 是因为爱上了我,而我却是因为雅的气质和美丽,雅很温柔,但雅在床上很主动, 她总是诱惑我,尤其喜欢雅把手指头伸进嘴里,然后用舌头把嘴唇舔一圈,雅是 一个水女人,让你感觉全身掉在了柔软的肉堆子里,和雅做爱总是很疯狂,我们 从厨房到客厅,一直到卧室,没完没了,雅说她喜欢我射进她的身体里,喜欢我 那滚烫的精子。
 
  寒冷的冬天,北风清冽的充斥着城市的每一个角落,屹立在城市里的一座座 大楼显得格外冷清,都快感觉不到生命的存在。君母亲病了,给我打电话,要我 开车陪她回去,我请了假,就开车和君走了,雅没说什么,走的时候雅给我围了 一条围巾。一路上,君没怎么说话,心思很重的样子。到了B市,我们找了一个 宾馆,服务员问开几间房,我说开两间吧,服务员开了房,我和君各自进了房间, 进门的时候,君好像要说什么,停了一下,进了房间。我进房间冲了一澡,实在 无聊,就给雅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我们很好,雅说她很想我。聊完挂了,我又给 君打了个电话,问房间冷不冷,其实谁都知道这没什么意义,这么豪华的宾馆, 房间这么能冷呢?没想到君说你自己过来看看不就知道了吗?我迫不及待的冲了 过去,门开了,君穿了一件睡衣,修长的腿露在外面。我进去有一搭没一搭的瞎 聊,聊起君的母亲,君哭了,君说母亲这次病很重,我安慰了一番。终于君平静 了下来,一边看着电视,一边聊天,电视出现了一个热吻镜头,我看了君一眼, 君羞涩的看了我一眼,我一把把君搂了过来,用嘴唇压在了君的嘴唇上,君没反 抗,睡衣内什么都没有,我双手不停的上下游走,君热烈的回应着,提起早已炙 热的枪,举起君的一条腿,「噗」的一声,一插到底,君低声的回应着「啊、啊、 啊……」我边插边看着君的乳房一动一动的,恨不得插穿了她,君的下体紧紧的 吸着我的肉棒,我感觉肉棒周围全是被君的小穴软软的肉包围着,很暖,我加快 了抽插速度,君再也把持不住原有的矜持,大声的叫着:「亲爱的,插我,狠狠 的插,受不了了……啊!」看着她的骚样,我有插了几百下,终于把持不住,射 了进去。
 
  事后得知君的老公很少回来,每次做爱都是草草了事,君很不满意,而我给 了她老公无法给予她的性福!我们一路上做爱无数,君越来越是疯狂。
 
  从老家回来,雅做了一个突然的决定,要和我结婚,我不同意,我说我现在 什么都没有,拿什么娶你,雅说不在乎,我说我在乎,雅说你不娶我,现在就分 手,我说分手就分手!就这样我和雅大吵了一架,我们分手了,事后雅的父亲找 我谈话,还是没能挽回。更加雪上加霜的是我和君经常偷情,被君的老公发现了, 把我从公司除名了。真是祸不单行,我失去了经济来源……
 
  那天我独自喝了很多酒,没办法不借酒浇愁,我只有这样才能让我的痛苦减 轻,我,虎子,今天烂醉如泥,烂的一塌糊涂,满眼的车灯刺痛着我的眼睛, 「滴滴……」一声刺耳的刹车声音传入我的耳朵,然后我就失去了知觉。等我睁 开眼睛,一切都想不起来了,我不知道我在什么地方,也不知道自己叫什么,一 堆数字在我眼前迅速的通过,没完没了。我站起来,看见周围全是病床,怎么搞 的?这是什么地方,医院条件这么差,连病房都没有,「咚」我走着走着就被挡 住了,还撞了我,明明没有东西,怎么?我用手一摸,原来是有东西的,墙都是 透明的?真是好笑,医院什么时候发达成这样了?「咚」又撞了,我晕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醒来了,一个甜美的小护士站在我眼前,莞尔一笑: 「你醒啦,又睡了一个星期,你可真能睡。这次我真的醒了,眼前一串串数字还 是在迅速通过……我想起出事的前一晚,是被车撞了,我说我在医院呆了多长时 间?护士说三年了,她来了有一年,她来之前我就在了。她说我醒来简直就是奇 迹!医学上说我是被撞的脑偏移,按常理说,我就是一植物人,醒来的可能性就 是没有,但我醒来了,让医生们都吃了一惊!我说你们医院怎么都是玻璃墙啊? 
  护士说没有啊,怎么可能,水泥墙啊!难道我透视了?不是吧?这是想象中 的事情,怎么可能在我身上发生?我没敢说下去,让人知道还了得?
 
  顺利出院,我该找工作了吧?我回到出租屋,这几年,房租一直是肇事车主 给交着,真是难为他了。芳搬走了,住进来一对单身女孩,那边有一对新婚小夫 妻住着,他们看我就像看怪物似的,呵呵,也难怪,我租了房子,三年不住,别 人会这么想,这很容易理解。透视的感觉不是很好,我总是要小心的极力看着东 西才能避免撞上。晚上我肆意的欣赏两个女孩脱衣服,和小夫妻做爱到是很方便, 哈哈。那女人怕我们听见,看上去看压抑呢,熟不知我一直在看着他们。呵呵。 
  这样下去不行,我买了一副眼镜,以便我能看清东西,可是都不管用,我突 然想自己动手试试,买了点化学材料,脑子里全是对这些东西的计算,我经过一 番调试,还真的成功了,做了两个镜片,去眼镜店配了一副镜框,还不错。 
  君给我打电话了,她说她这两年一直有空就去看我,今天去了医院的得知我 出院了,很是高兴,我说你来我这儿吧,她答应了。我们聊了很多,我得知君因 为和我的事情离婚了,她分了一大笔财产,现在衣食无忧,小部分投入股市,有 时候赔点,有时候赚点,无所谓,重要的是她有事情可干,那天我们做爱了,很 疯狂,我感觉到君体内的温度很是炙热,特别舒服。我说这几年不见你怎么有了 变化了呢?君惊讶的说,她感觉变的是我,因为我的鸡巴很炙热,让她感到了前 所未有的舒爽,一度让她抓狂!奇了,难道我的身体变化很厉害吗?后来证实, 是我的鸡巴硬起来就会发热,这种热度会让女人进入高潮的高潮,达到抓狂的状 态!
 
  君说她的股市跌了,要我陪她去看看,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于是我就陪君去 看看。看了半天,一堆数字在我看来很简单嘛,我建议君买A股,我说这股会涨 到1。034万点到达高峰,你就可以出手了,君不大相信,说我没接触过,净 胡扯。
 
  左来也没什么事情,不如就听我的买着玩玩。我笑了笑。过了一个星期,君 给我打电话高兴的说涨到1。034万点了,她还舍不得卖,我说你卖了吧,马 上就跌,她不信,没卖。后来令她想不到的是这只股一路下跌,只用了三天的时 间跌破发行价,君赔的一塌糊涂。君建议我玩股票,她说我简直神了,其实在我 看来就是一堆数字游戏,没什么好奇怪的,很简单的道理,大家还在那里猜个不 停。
 
  我没钱,君说她借给我200万,等我挣钱还她,我说给你算5角的利息, 君笑了,现在高利贷有1角也就顶住了,我笑了笑。
 
  两年后,我成了欧福特控股公司的掌门人,全球少有的几家股票大公司,一 次车祸让我得以重生……
 
  我娶了君,结婚那天,君拿着我的铅笔盒……
 
                                【完】 
[ 本帖最后由 7788yoke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masked金币 +25辛苦